重要通知
《山西青年》版面紧张,请大家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 : sxqn@sxqnzzs.com
山西青年版权信息
山西青年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山西青少年报刊社

编辑出版:山西青年杂志编辑部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0049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003/C

期刊级别:省级刊物

语   言:中文

周   期: 半月刊

出 版 地:山西省太原市

语  种: 中文

开  本: 大16开

投稿邮箱 :sxqn@sxqnzzs.com

在线编辑QQ :2815569163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 sxqn@sxqnzzs.com

编辑部QQ: 2815569163

官方网址: www.sxqnzzs.com

首页
>
优秀论文
>
自尊异质性在C类人格障碍倾向和冗思间的中介效应研究
返回

自尊异质性在C类人格障碍倾向和冗思间的中介效应研究

时间:2019/6/3 22:17:28  点击:75


       

  (深圳大学,广东 深圳 518060)

  摘 要:目的:考察大学生自尊异质性在C类人格障碍预测冗思间的中介效应。方法:采用人格障碍筛查问卷、Rosenberg自尊量表、Marlowe-Crowne社会期望量表、条件自尊量表、不稳定自尊量表、冗思思维量表和愤怒冗思量表对1500名在校大学生进行测量。结果:①各型C类人格障碍均能显著预测抑郁冗思、而仅有依赖型和回避型人格障碍能够显著预测愤怒冗思;②各型自尊均能显著预测抑郁冗思,而仅有总体自尊、防御自尊以及条件自尊能够显著预测愤怒冗思;③自尊异质性在C类人格障碍倾向和冗思之间起中介作用。结论:C类人格障碍倾向既直接对冗思产生影响,又通过自尊异质性间接对冗思产生影响。

  关键词:人格障碍;自尊异质性;冗思;中介效应

  人格障碍(personality disorders,PDs)是指个体自儿童青少年期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顽固但明显偏离社会文化期望的生活模式,个体的自我认同、人际功能出现明显损伤,给个体的社会功能带来广泛的负面影响。DSM-V将人格障碍分为三大类群(类群A、类群B、类群C),类群C包括:回避型(AVD)、依赖型(DEP)、强迫型(OBC),临床表现通常为焦虑、恐惧习惯性退缩,以行为狭窄为特点[1-2]。其中,AVD者和DEP者人际模式不同,但均基于个体低水平自我价值的心理特质。

  自尊,通用定义为“个体对其自身整体的、全面的评价性观点[3]”。以往研究将其进行高低之分,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对高、低自尊内部又进行了异质性探讨。研究发现有些高自尊(high self-esteem,HSE)在特定情形下,会表现出低自尊的特点,这些高自尊本身具有防御性和脆弱性,包括防御自尊、条件自尊、不稳定自尊以及不一致自尊。

  冗思,指对生活中所遭遇的负性事件及其起因、结果的一种持久且重复思考的认知过程[4]。精神病理学研究发现,冗思与抑郁症、饮食障碍等问题都存在联系[5]。进一步的研究按照情绪的不同类型,将冗思分为抑郁冗思、愤怒冗思、悲伤冗思、应激冗思等,其中最突出的是前两类。

  以往研究发现,低自尊的个体会存在冗思现象,此外,相对于正常群体,冗思在人格障碍者身上更为普遍,对此,PD者更容易产生冗思的内在机制是什么,这一点值得探讨。综上所述,本研究以大学生为研究对象,探究自尊异质性、冗思和C类人格障碍倾向的关系,进而揭示自尊异质性在C类人格障碍和冗思之间是否存在中介作用。

  一、对象与方法

  (一)对象

  整群抽样,对广东省某大学的在校学生进行团体问卷施测,共发放问卷1500份,回收后剔除无效问卷,共获有效问卷1300份。平均年龄19.29±1.09岁。其中,男生534人(占41.1%)。独生子女427人(占32.8%)。C类人格障碍倾向者有641人,C类人格障碍倾向者的筛出率为49.3%。其中,强迫型人格障碍倾向者有330人(25.4%);依赖型人格障碍倾向者有294人(22.6%);回避型人格障碍倾向者有324人(24.9%)。

  (二)研究工具

  1.人格障碍筛查问卷(Personality Disorder Questionnaire for CCMD-2-R,PDQC)[6]

  由卢宁、刘协和等编制,涵盖8种人格障碍,104个条目,4级计分。在某型人格障碍上得2或3分的条目数超过该型总条目数的一半,则检出该型阳性。

  2.Rosenberg自尊量表(RSES)[7]

  测量总体自尊水平即外显自尊。由10个条目组成。得分越高,自尊水平越高。在本研究中,该量表α系数为0.881。

  3.Marlowe-Crowne社会期望量表(MCSD)[7]

  由Marlowe和Crowne在1960年编制,结合RSES,测量防御自尊:高总体自尊与高社会期望表示防御高自尊,高总体自尊与低社会期望表示真诚高自尊。共33个条目。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781。

  4.条件自尊量表(The Self-Esteem Contingent Scale,CSES)[8]

  由Paradise和Kernis编制,旨在测试竞争标准、事件结果、他人评价对自尊的影响。15个条目,5级计分,分数越高,自尊条件性越高。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724。

  5.不稳定自尊量表(Instability of Self-esteem Scale,ISES)[9]

  Chabrol等人编制,共4个条目,4级计分。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907。

  6.反刍思维量表(the Ruminative Response Scale,RRS)[10]

  Nolen-Hoeksema和Morrow于1991年编制,共33个项目,描述个人情绪低落的反应,4级评分,分数越高冗思倾向越高。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927。

  7.愤怒冗思量表(the anger rumination scale,ARS)[11]Sukhodolsky于2001年编制,共19个项目,包括四个维度:事后愤怒、报复想法、愤怒记忆和理解原因。4级计分,本研究中,该量表的α系数为0.901。

  (三)统计方法

  采用SPSS17.0和AMOS24.0统计软件包进行相关分析、多元逐步回归分析和结构方程模型处理。

  二、结果

  (一)相关分析结果

  相关分析结果显示,C类各型人格障碍(强迫型、依赖型、回避型)与冗思及其各维度均呈显著正相关(p<0.01)。其中,回避型与两类冗思相关程度最高,强迫型最低;但“症状反刍”、“强迫思考”与回避型相关最高;而“反省深思”维度与强迫型相关最高。

  总体自尊与冗思呈显著负相关,其余类型自尊与冗思呈显著正相关。而且不论抑郁或愤怒冗思,防御自尊与冗思相关程度最低,而总体自尊与冗思相关程度最高;其次,与抑郁冗思的相关中,条件自尊和不稳定自尊相差不大;而与愤怒冗思的相关中,条件自尊更为显著。此外,总体自尊与“症状反刍”、“强迫思考”维度相关最高(p<0.01),而不稳定自尊与“反省深思”维度相关最高。

  强迫型人格障碍与防御自尊、条件自尊呈显著正相关,而与总体自尊、不稳定自尊相关不显著;依赖型、回避型人格障碍与各型自尊均呈显著正相关(p<0.01)。且总体自尊与C类人格障碍呈显著负相关,而其余自尊各型与C类人格障碍呈显著正相关。

  (二)回归分析结果

  将C类人格障碍得分、各型自尊得分作为预测变量,两类冗思作为因变量进行多元逐步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如下:

  1.C类各型 人格障碍对冗思的预测作用

  C类各型人格障碍 对抑郁冗思有显著的预测作用,其中回避型 人格障碍的预测作用最强。三者解释了抑郁冗思总变异的28.4%;仅有回避型和依赖型 人格障碍对愤怒冗思有显著预测作用,其中,回避型人格障碍的预测作用最强。二者解释了愤怒冗思总变异的21.4%。

  2.各型自尊对冗思的预测作用(表4)

  各型自尊均对抑郁冗思有显著预测作用,其中总体自尊的预测作用最强。四种类型自尊解释了抑郁冗思总变异的27%;除不稳定自尊,其余三型自尊均对愤怒冗思有显著预测作用,其中,总体自尊的预测作用最强。三种类型自尊解释了愤怒冗思总变异的13.5%。

  (三)结构方程模型的路径分析

  基于C类各型人格障碍,建立三组结构方程模型。

  1.强迫型人格障碍倾向、自尊异质性与冗思的关系模型

  根据上述的实证研究以及研究目的,本研究做出以下假设:1、强迫型人格障碍倾向、异质性自尊分别对两类冗思有直接影响;2、强迫型人格障碍倾向通过异质性自尊对两类冗思有间接影响。在模型拟合中采用最大似然法进行估计。建构模型发现,强迫型人格障碍倾向到总体自尊、不稳定自尊的路径系数以及不稳定自尊到愤怒冗思的路径系数未达到p<0.05的显著性水平,所以删除了这三条路径。经过模型拟合和修正得到各项拟合指标(见表1)。

  表1 强迫型人格障碍结构方程拟合指标

  2.依赖型人格障碍倾向、自尊异质性与冗思的关系模型

  根据上述的实证研究以及研究目的,本研究做出以下假设:1、依赖型人格障碍倾向、异质性自尊分别对两类冗思有直接影响;2、依赖型人格障碍倾向通过异质性自尊对两类冗思有间接影响。在模型拟合中采用最大似然法进行估计。建构模型发现,不稳定自尊到愤怒冗思的路径系数未达到p<0.05的显著性水平,所以删除了这条路径。经过模型拟合和修正得到各项拟合指标(见表2)。

  表2 依赖型人格障碍结构方程的拟合指标

  3.回避型人格障碍倾向、自尊异质性与冗思的关系模型

  根据上述的实证研究以及研究目的,本研究做出以下假设:1、回避型人格障碍倾向、异质性自尊分别对两类冗思有直接影响;2、回避型人格障碍倾向通过异质性自尊对两类冗思有间接影响。在模型拟合中采用最大似然法进行估计。建构模型发现,不稳定自尊到愤怒冗思的路径系数未达到p<0.05的显著性水平,所以删除了这条路径。经过模型拟合和修正得到各项拟合指标(见表3)。

  表3 回避型人格障碍结构方程的拟合指标

  三、讨论

  相关分析结果显示,C类人格障碍各亚型与两类冗思均呈显著正相关(p<0.01),此表明冗思是各型C类人格障碍共同的特征表现。冗思者常会为过去已发生的事件所困扰,对消极事件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过分关注并受其影响,经常陷入紧张、恐惧及焦虑不安的情绪之中而无所作为。这与C类人格障碍焦虑、退缩等特点一致。进一步分析发现,回避型与冗思的相关程度最高,强迫型最低。回避型个体的典型特点是内在的冲突,由于缺乏自信,回避型个体渴望与他人有亲密关系,却又害怕与人交往,并对他人的排斥和拒绝过分敏感,因而回避型个体往往更容易产生冗思,体会焦虑不安的情绪。

  本研究结果还显示,回避型人格障碍与“症状反刍”、“强迫思考”维度相关程度最高,而强迫型与“反省深思”相关程度最高(p<0.01)。对于冗思的三个维度,“反省深思”维度相对于前两者较为积极,而这一维度的表现也与强迫型人格障碍特点相一致,强迫型的个体由于过分的关注完美,经常会对微小之处尤为细致,因而总是会反复思考和检查作业,担心出现纰漏。由此可以看出,强迫型的冗思或许带有一定的积极意义;而另一方面,回避型个体的冗思则更多表现出消极。回避型个体与“症状反刍”、“强迫思考”维度相关最高,这提示,回避型个体往往更关心自己的表现,经常对于发生在自身的人际关系问题思索再三,导致不安和焦虑,甚至产生回避行为。这与回避型个体的焦虑退缩的人际特点相一致。

  除了回避型,强迫型与抑郁冗思的相关程度高于依赖型,而依赖型与愤怒冗思的相关程度高于强迫型,这可能是由于依赖型人格障碍的冗思更具有对象性,对所依赖者的抛弃更为敏感、愤怒;而强迫型人格障碍往往是自我的一种表现,由于重复作业,会因为拉长时间而使效率降低,从而引起个体产生抑郁冗思。

  回归分析结果显示,C类人格障碍、自尊对冗思有显著预测作用,其中,回避型的结果最突出。更进一步,回避型、总体自尊对冗思的预测作用最显著,其次是条件自尊,而不稳定对冗思的预测作用不显著。这表明,C类人格障碍中总体自尊水平越低,自尊越具有条件化,越容易产生冗思倾向。其提示,总体自尊、条件自尊可能是C类人格障碍个体出现冗思倾向的潜在病理心理机制。C类人格障碍的共同特点之一就是低水平的自我价值感,这种自我认识及其导致的人际和生活困扰,反过来又会使个体陷入冗思,从而频繁处于负性情绪之中,尤其对于人格障碍群体,甚至会严重影响其社会功能。因而对人格障碍在认知方面的干预,有必要从自尊方面着手,改善大学生的认知思维方式,提高自我价值感,了解其自尊会受到哪些价值条件影响,从而进行针对性的改善。

  参考文献:

  [1]金莹,卢宁.人格障碍倾向大学生的自尊异质性研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3,21(3):422-425,419.

  [2]金莹,卢宁.C类人格障碍倾向大学生的自尊异质性研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3,21(2):220-223.

  [3]Salmivalli C.Feeling good about oneself,being bad to others? Remarks on self-esteem,hostility,and aggressive behavior.Aggression and Violent Behavior,2001,6:375-393.

  [4]来水木,韩秀,杨宏飞.国外反当思维研究综述[J].应用心理学,2009,1:90-96.

  [5]Aldao,A.,Nolen-Hoeksema,S.,&Schweizer,S.(2010).Emotionregulationstrategiesacrosspsychopathology:a meta-analytic review.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30(2):217-237.

  [6]卢宁,刘协和,等.CCMD-2-R诊断标准的人格障碍检测工具的编制及其信效度检验[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1,15(2):133-136.

  [7]汪向东.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增订版).北京: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1999.

  [8]Andrew WP,Michael HK.Development of the contingent self-esteem scale.Unpublished data.University of Georgia,1999.

  [9]Henri C,Amélie R,Stacey C.Preliminary results of a scale assessing instability of self-esteem.Canadian Journal of Behavioural Science,2006,38(2):136-141.

  [10]Nolen-Hoeksema,S.(1991).Responses to depression and their effects on the duration of depressive episodes.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100(4):569-582.

  [11]Sukhodolsky D G,Golub A,Cromwell E N.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the anger rumination scale[J].Personality andIndividual Difference,2001(31):689-700.

  中图分类号:B84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0049-(2018)01-0001-03


本文由: 山西青年杂志社编辑部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山西青年杂志社

2019-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