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山西青年》版面紧张,请大家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 : sxqn@sxqnzzs.com
山西青年版权信息
山西青年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山西青少年报刊社

编辑出版:山西青年杂志编辑部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0049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003/C

期刊级别:省级刊物

语   言:中文

周   期: 半月刊

出 版 地:山西省太原市

语  种: 中文

开  本: 大16开

投稿邮箱 :sxqn@sxqnzzs.com

在线编辑QQ :2815569163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 sxqn@sxqnzzs.com

编辑部QQ: 2815569163

官方网址: www.sxqnzzs.com

我是一名男教师 学生都叫我“真真”

时间:2019/09/10  点击:49


       

刘玉真

(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区第一中学教师,教龄20年)

“刘玉真”这一名字用于女性较为合适,但我却是一男性,相熟的同事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叫我“真真”。叫的次数多了,私下的场合“真真”便成了我的昵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学生们背地里也喊我“真真”。

每到毕业季,我都有主动与学生互相留言的计划。但由于工作忙,这个计划坚持得并不好。虽然这样,给我写留言的学生仍然络绎不绝。

有一次,自习课上,我正在班内巡视,一个学生说:“老师,赵晨给你写了一封信。”那年我所教的高三二部十班有两个赵晨,都是女生,一个高一个矮。转身后,高的赵晨正在朝我笑,仔细一看,她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打开信,我开始看信的内容。

亲爱滴刘玉真老师:

其实吧,我想称呼您的爱称“真真”老师,但是呢,在如此郑重的信纸上……(我们都喜欢您的爱称,你懂得)为什么想写点东西给您蔫(“蔫”为语气助词)?你说,满打满算,你也算教了我两年了吧,毕竟,咱们师徒一场,又要毕业了,没什么送滴,特作张牙舞爪书信一封赠与恩师。时间都去哪里了,这两年真快,我还沉浸在高二夏天烦躁的蝉鸣中,这都快迎来今年的知了了。说实话,我们一直崇拜您的文采,额的神呢,第一次见到语文老师竟然可以投那么多文,寄来一摞又一摞样书。给你说,你知道吗?《爱格》A版有一个栏目叫“我是文采帝”,你就是额心中的文采帝呀!么么哒,我也想上文呢,为什么写不好呢?其实,我也是个爱文字的孩子。只是,在文青这条路上被一群无耻之徒拽入伪文青的康庄大道,从此……(泪奔……)语文都这样了,难道语文老师被吃掉了吗?多亏你耳濡目染,孜孜不倦地教导,才能让我成绩一直在90分以上,嘚瑟中。最喜欢你在课上念文章了,尤其是你的佳作,让我们可以在同学面前显摆好久。知道不?真真是我们的语文老师耶,不要羡慕嫉妒恨哦!你的认真的工作态度也让其他小盆友一直怨恨很深,为什么他们如此命苦……最开心的是你上课念一些素材,还让我们发表看法(贴心哦),偶尔还耍个宝,逗一下大家,我们一起O(∩_∩)O哈哈哈~。

赵晨的信有一些仿定陶方言的话,还有一些网络用语,我看后不禁莞尔一笑。在信里,她喊我“真真”,这使我想起了有一年上课时单慈给我的一封信。

那天适逢教师节,我正在课堂巡视。单慈给我一张纸,笑着说:“老师,给你一封信。”

单慈是一个聪明活泼的女孩,虽然学习不够认真,但性格开朗,尊敬老师,帮助同学,品行很好,我也很欣赏她,有时路上遇见她就提醒她好好学习。这次她搞什么名堂呢?我满怀疑问地打开信封,打开一看,题目是“致真真的一封信”。

敬爱的真真:

真真,原谅我的冒犯,我不喜欢叫您老师,因为会失去亲切的感觉。

真真,遇见你是一个意外,但是那么可爱的你却让我深记脑海。

说句心里话,我挺佩服你的,你讲课那么认真,有时会给我们拓展很多,讲一些小故事,我最喜欢听你讲那些故事了。

我喜欢看你的笑容,总会给我一种乐观、阳光的感觉。我们都是群调皮捣蛋的孩子,在你的耐心教育下,我们健康地成长。其实你并不喜欢吵同学,你也没有架子,让我们可以放得开,与你说话聊天没有你是老师我是学生的顾虑。

记得前天下午第三节课,我突然发现真真你变帅了,可偏偏前面有一撮翘起来的头发,增添了一些喜剧感。

你身上的魔力是别人没有的,希望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在长大的某一天,某个地方会想起高中时有一位语文老师,他叫真真。

在一个女生QQ空间的留言里,我也见过学生叫我真真。她说:“真真是我心目中的男神。”下面一位外班同学留言:“真真是谁?”她回复:“我们语文老师。”

说实话,同事喊我“真真”我感觉挺亲切的,但知道学生背地里也喊我“真真”,我心里还是隐隐泛起一丝不悦,也许是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师道尊严在作祟吧。我很希望学生能够尊重我。

学生喊我真真,是不是故意冒犯我?当时我认为是。但静下心来细细一想,学生喊自己的昵称不正是师生亲密无间的表现吗?这种依恋不是靠伪装能够表现出来的,他们确实是发自内心地尊重我爱戴我,这让我备感荣幸。

作为老师,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呢?爱是教育的灵魂,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当我们在强调老师要爱学生的时候,我们是否意识到,在我们爱学生的同时,我们也收获学生的爱?

现在,我早已能够欣然接受学生喊的“真真”了。


本文由: 山西青年杂志社编辑部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山西青年杂志社编辑部

2019/09/10

上一篇:展演校园体艺成果 致敬教育工作者
下一篇:中国人民大学青年教师赴多省份“读懂中国”